每经记者 李星    每经编辑 孙磊

  每经记者 李星    每经编辑 孙磊

  每经记者 李星    每经编辑 孙磊

  9月22日,Faraday Future(FFIE,股价0.75美元,市值2.44亿美元)宣布旗下首款量产车型FF 91 Futurist获得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续航里程正式评级,纯电续航里程达到381英里(约613公里)。

  相比于NEDC、WLTP工况下续航能力测试标准,EPA测试工况包括市区工况、高速工况、激烈驾驶工况,以及可选测的空调工况4个环节,更加贴近日常使用真实路况。

  对比来看,FF 91 Futurist续航表现远超特斯拉Model Y。公开数据显示,EPA标准下,2022款特斯拉Model Y后驱版续航为244英里(393公里)、长续航版为330英里(531公里)、高性能版为303英里(488公里)。

  “FF 91 Futurist配备的集成动力系统与锂离子电池组有效地转换了电池能量,为车辆提供动力并有效地回收、再利用制动能量,以优化和延长续航里程。”Faraday Future (以下简称FF)全球CEO毕福康介绍称,完成美国环境保护署的EPA官方认证是FF 91 Futurist量产交付迈出的巨大一步。

  有消息称,FF 91主打纯电豪华车市场,在中国和美国的售价预计分别为200万元和20万美元。对此,9月23日,一位接近FF的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截至目前,FF 91在中、美两地的市场售价还没有最终确定,也未对外公布。

  FF 91预计第四季度交付

  按照FF最新业务计划设想,FF 91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交付。同时,FF 91的相关测试、验证和认证工作也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完成。“FF 91 Futurist目前正在位于汉福德的FF ieFactory California进行准量产车的生产制造。”FF方面表示。

  8月30日,FF方面宣布,目前,FF 91开始量产所需的所有设备都已就位,全面提高产量所需的其他相关设备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运抵工厂。“随着设备陆续到位,FF在工厂车辆主制造区的设备安装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毕福康表示。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值得一提的是,FF 91量产时间原计划为今年第三季度。对于延期交付的原因,FF方面在回复记者时解释称,由于之前披露过的供应链问题导致延迟,公司需要额外的资金发布FF 91,量产时间也受到影响。不过,FF 91的具体量产和交付时间还取决于资金安排和供应链问题的解决情况。

  FF发布的2022年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FF总资产约5.88亿美元,其中包括1.21亿美元现金。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第一季度末FF还有2.76亿美元现金。而截至8月9日,该公司现金余额仅有5220万美元,含受限现金160万美元。“公司已经采取了保护现金流的行动,包括减少支出、延长付款周期及实施其他类似措施等。”毕福康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FF已采取措施保持当前现金状况,但预计到2022年9月上旬,其仍需额外资金以继续运营,并且需在2022年剩余时间和2022年以后筹集额外资金,用以支持FF 91生产和产生收入,使公司走上现金流收支平衡的道路。

  为此,FF在推动FF 91量产进程的同时,也在加快融资活动的推进。FF在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中曾对外透露,FF正在寻求从目前正在进行的融资项目中筹集3.25亿美元的资金,以补充手头现金。预计在2022年7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还需约3.6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61.33亿元)的现金来推出FF 91。

  8月16日,FF宣布成功签署了一项新融资机制的最终协议,最高6亿美元的融资方案已到账5200万美元。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8月26日,FF在美国的现金余额为4720万美元,限制性现金为150万美元。

  筹集资金中收到“死亡威胁”

  “目前,公司正与多个投资者积极商谈追加融资事宜。”毕福康强调称,筹集额外资金的时间和数额可能会影响到工厂产量提升的时间和速率,这也可能会大大影响预期的产量。

  不过,FF筹集资金的进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公开消息显示,9月22日,FF官网发布声明称,公司引入新资金的努力受到了“完全没有根据的虚假指控”的影响。一些董事为了个人利益,正密谋将公司推入不必要的破产,导致产生诉讼,甚至升级为“身体暴力和死亡威胁”。同时,FF方面还透露,公司一直在与大股东FF Top Holding作斗争,后者被认为与该公司联合创始人贾跃亭有关联。

  作为FF第一大股东,FF Top Holding是一个股东组织,持有FF逾20%股权和大约36%投票权。在此之前,FF Top Holding就已提交了关于罢免FF董事Brian Krolicki和执行董事长Susan Swenson的委托书。

  FF Top Holding认为,在过去一年中,FF的经营业绩一直未能达到公司在公开文件中设定的目标,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改善。这种业绩糟糕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前任FF独立董事Brian Krolicki,以及与他结盟的董事会成员的失职。

  不仅如此,FF第二大股东恒大汽车旗下全资子公司Sean Smart Limited(以下简称时颖公司)也于9月16日向美国SEC提交了13D公告(即股东单独或合并持有5%以上公司股份公告),表明其已向FF董事会连续发出两封信函,督促尽快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和年度股东大会,并重申FF Top Holding作为FF第一大股东,完全拥有根据股东协议罢免包括独立董事Brian Krolicki和董事长Susan Swenson的相关权利。

  上述接近FF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时颖公司公告的发出,向外界传递了FF董事会的不合格、不称职,继而造成FF公司、员工、股东和投资人利益巨大损失的行为,已经引起公司第一大股东FF Top和第二大股东恒大等股东群体的强烈不满。

  封面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茂桦